张学德:神秘的鼻涕虫 乡镇文苑

张学德:神秘的鼻涕虫

读到这,您最初的心理不适或许已淡去,但你是否也如笔者一样,感觉这自然万物的莫测高深呢?连鼻涕虫这小生物我们都捉摸不透,何况那些高级、更高级的生物呢?
NEW
阅读全文
张学德:苲草种饼 乡镇文苑

张学德:苲草种饼

五十几年前的一度时期,年景不好,粮食歉收,尤其到青黄不接时,岁月更艰难。但不管生活怎么难熬,日子总归要过。于是,穷则思变,人们的食材似乎一下子变得丰富起来:各种野菜、树叶、小苘种子、富秧根子等,都被用来果腹度日了。还听说有孩子吃桃仁、杏仁和蓖麻子中毒的事。
NEW
阅读全文
于军乐:秋水长天故乡人 乡镇文苑

于军乐:秋水长天故乡人

穿过国道下小道,绿树村边合,叶静风语止,眼前浮现一大片波光粼粼的大河与巨大的河床,沂河趟便到了,在秋色苍穹之下,一眼望不到边际,夕阳下,钓鱼者撒网人,游客们乡亲们,穿梭其中,渔歌互答,孩童玩耍,乡音缭绕,小船穿梭,浮云游子意,偷得浮生半日闲,此刻感觉,家乡有此风景,好美。
NEW
阅读全文
周春军:盐河罱淤 乡镇文苑

周春军:盐河罱淤

我家的船曾在盐河上罱过两次淤,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俗话说:鱼头有火。罱淤时我们跟在大人的罱子后小泥猴似的找鱼虾,虽然弄得浑身淤泥,冻得青头紫脸,但能从一罱罱淤泥里发现鱼虾、鳖蟹,也就不觉得冷了。
NEW
阅读全文
 周兆木:泰顺印象 乡镇文苑

周兆木:泰顺印象

每一座廊桥,都有一个故事。走在桥上,放慢脚步,细细感受,那行走的廊桥通道,就是一部古今的历史遗迹,那桥下流淌的,就是一条历史的长河……
NEW
阅读全文
袁永年:寻一处原乡,怀一段时光 乡镇文苑

袁永年:寻一处原乡,怀一段时光

杨集的前生叫三星镇,三星镇的街市商铺林立,工坊遍布,上世纪三十年代就用上电灯,外地人叫它苏北的“小上海”。潮河湾就是潮河的上游端口,称之为小潮河,它随海汐潮起潮落,晨光里航船列列,暮云处帆影片片。
NEW
阅读全文
瑞文:忆婺源游记 乡镇文苑

瑞文:忆婺源游记

春风吹过,油菜花如浪,生机盎然。来这里的游人如织,踩着漂浮的栈道,徜徉在婺源篁岭的花海,我想起“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古诗来,自己 也想变成小孩儿,追着那只黄蝶,入花海中去。
NEW
阅读全文
马西良:太行山上绝壁村----河南新乡郭亮村考察散记 乡镇文苑

马西良:太行山上绝壁村----河南新乡郭亮村考察散记

陡峭的石壁,昔日只有鸟儿才能经过,看了让人心惊肉跳。经过绝壁长廊,在山的腹部贯通的一个蜿蜒曲折的长廊,山的壁间隔着凿开了大小不一的口子,顺着壁的口子望去,就是万丈悬崖,人在悬崖壁间行走,山风拂来,在峭壁间呼啸,嶙峋的山石层层叠起,以各种怪异的姿态迎接八方游人。
NEW
阅读全文
雨漫天:梦里云川 乡镇文苑

雨漫天:梦里云川

云川我没有去过,可它却分明印在我的脑海里。曲曲折折的云川溪,叮叮当当的听泉楼,重重叠叠的马头墙、高高低低的石板路,摇摇欲坠的节妇坊,云川一直萦绕在我的梦里。
NEW
阅读全文
甘茂华:百里荒之恋 乡镇文苑

甘茂华:百里荒之恋

在这里,倾听松涛的对话,领略草原的风情,心静了,就不再感到孤寂。你在大自然中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也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即使一棵小草,也有它活着的美丽。
NEW
阅读全文
甘茂华:夷陵三乡 乡镇文苑

甘茂华:夷陵三乡

倏忽间,我竟然觉得太平溪老镇没有沉没在水底,而是沉淀在我的记忆深处。所有的记忆,都是因为我对她的爱,而我的爱,像呼唤春天的布谷鸟,在记忆中如约归来。
NEW
阅读全文
唐红生:水墨乌镇 乡镇文苑

唐红生:水墨乌镇

水墨画是灵动的。夜幕缓缓降临,古镇的灯光次第点亮。雨也赶来了,淅淅沥沥的。撑一叶乌篷船,悠悠荡漾在河面上。这乌篷船真如其名,篾片编织的船篷漆成了黑色,罩在船体上。
NEW
阅读全文
张文进:丝路重镇文化临泾 乡镇文苑

张文进:丝路重镇文化临泾

临泾这块崇文尚德的文化重地,在陇东乃至全国享有盛名,也是镇原“书画之乡”美誉的重要发源地。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相信,临泾镇的文化艺术之花仍然会百花齐放、永葆青春!
NEW
阅读全文
柯锡俭:二进小坪村 乡镇文苑

柯锡俭:二进小坪村

清晨,山野的风徐徐吹过,空气里飘散着泥土的气息和野草的芬芳。牛羊、鸡犬的叫声,温润着封冻已久的土地,静谧的山野中,处处萌动着生命的力量。
NEW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