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茂华:百里荒之恋

摘 要

在这里,倾听松涛的对话,领略草原的风情,心静了,就不再感到孤寂。你在大自然中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也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即使一棵小草,也有它活着的美丽。


timg (6).jpg

百里荒之恋

是夏天正热的时候,来到百里荒,身心为之一爽。虽然,山下如蒸桑那,山上却整日地静卧在清凉的风里。百里荒就在宜昌市夷陵区分乡镇境内,方圆40公里,平均海拔1200米,是三峡独特的高山草原。有这么一个远离尘嚣、静卧林间的好地方,便仿佛进入了男耕女织的田园,尽情享受温馨安宁的时光。这究竟是祖先远古的梦境,抑或是天造地设的仙境?

那个有月亮的夜晚,我突然从松涛的吟唱里,感觉到爱情如月光般温柔,正沐浴着我的身心。我和同伴们在山路上漫步,谈文学,谈人生,也谈爱与被爱。话题从山楂树说起。这里是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的外景地,是一方充满怀旧气息与浪漫爱情的净土。老三与静秋的对话,已成为爱情的代名词:“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也不能等你25年了,但我要等你一辈子。”如今岁月静好,依然能感受到那段寒冷岁月中的多情和美丽。因为知道你有一颗慈悲之心,知道你懂得,所以我选择等,哪怕地老天荒。一路上,我心里总是荡漾着亮晶晶的温馨。只记得那晚,百里荒一直在对我轻轻诉说。枕月入眠,做了入夏以来最好的一个梦。梦里,漫山野花浸透了静夜,微风私语,夏虫呢喃,还有一夜浮动的月光。

第二天阳光和煦,清风徐来,我们坐着小火车游览百里荒。看什么呢?看万亩草原碧草连天,看千亩松林遒劲沧桑,看百变美景如诗如画,看侏儒石林似梦似幻,看风车长廊笑傲江湖,看爱情姊妹树遥相守望;看高山峡谷的壮阔,看蓝天白云的纯净,看牧场牛羊的散漫,看云来雾绕的缠绵,看骏马风驰的豪迈,看木屋别墅的安详,看露营烧烤的轻松,看帐篷酒店的浪漫,看山楂树下的诗意,看初恋时节的美好,看休闲度假的慢生活;看炊烟袅袅,牧铃远远,看繁星点点,萤火闪闪。百里荒,真是看不完的迷人画卷,说不完的童话世界。于是,置身此地,便犹若梦中,任文朋诗友灵感迸发,和阳光一起歌之舞之,推拥着向那湖一般的大草原扑去。

在这里,倾听松涛的对话,领略草原的风情,心静了,就不再感到孤寂。你在大自然中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也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即使一棵小草,也有它活着的美丽。你对人生充满了信心,敢爱敢恨,欢歌笑语,心想这才是生命的激情。我们走上一面山坡,松林间有一大片草地,据说是高尔夫球的理想场地。同伴们徜徉其间,脚步变得异样轻盈。我从树林间横穿过去,站在松软的草地上,举起双臂,似乎想抓住移动的云朵。顿时,我感到这世界是如此广袤,如此深邃,如此和谐与真诚。我不再回忆那些残酷的沉在冰河里的岁月,面对脚下波涛般的山岭,抬眼望,向南,向北,向东,向西,一直望到诗和远方。

后来,在跑马场,看见骑士们以少见的刚勇腾踏而来,在马背上做出各种惊险动作,劈火柱,拾哈达,节奏迅疾而稳健。有个骑手不慎从马上摔下来,人们惊呼未定,他就从地上跳起来,跃上马背,绝尘而去。那一瞬间让我感动,同时也让我尊敬。我看见的不单是赛马,还有一种品格、一种力量、一种意志。这个瞬间极其短促,却又无限丰富。


山村的歌谣

我发现,在那遥远的故乡,那些脱胎而出的茶芽和情欲飽满的山泉,它们同时在月光下受孕,孕育着山里人的梦。其实我也知道,只要说到故乡,故乡就已经很遥远了。虽然我回到从前的山里,但是再也找不到做梦的地方了。

现在,我必须在深山老林里住上一段时间,才能重温日出而作与日落而息,才能享受两只黄鹂,一行白鹭,或者明月松间照、青泉石上流。

我特别喜欢烟雨蒙蒙的日子,看细雨经风吹起,如炊烟飘动。看一树梨花带雨,满山杜鹃带雨,那细雨落在池塘里,撒了一池芝麻粒儿。

有小桥,有流水,有人家。可是人家里的姑娘走了,她跟故乡一样,走得很远了。因此我只好享受孤独与寂寞,如雾,淡淡的惆怅。细雨缠绵,缠绵我的心事,缠绵姑娘的背影。然而缠不住她的脚步,只留下苍苍烟雨抚慰我的失落。

风来,雨去,春天变得滋润,无声的乳汁潜流夜间。山月不知心里事,可是山月沐浴过的木屋知道,木屋里住过的姑娘知道。火塘,曾经羞红姑娘的脸庞。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我摘了一捧杜鹃花回到木屋,满腹心事被阳光照亮,想象中那个姑娘像花瓣一样在心里蓬勃绽放。我嘴里唸着:但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姑娘且行且珍惜。

我踩着青石板铺成的山径边走边唱,脚步和歌声都是轻轻的。我不敢惊动土地菩萨,在故乡,在山村,你就是一个回乡的山民。稍微张扬或者浮躁,土地菩萨就会看不起你的。

我记得,翻过山,趟过河,一路上野花闪耀。姑娘总把她的小手伸过来,翘着小指,让我牵着。那份温暖,那份爱,至今珍藏在大山深处。我还记得她端起土碗给我敬酒的样子,水汪汪的眼睛,甜甜的酒窝,苞谷酒的喷喷香气和姑娘青春逼人的气息,历历如在眼前。我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爱在心里熊熊燃烧。

唱山歌吧,这是故乡的特产。在竹林里,在水杉树林里,山歌像野火春风,飘着呼呼的火苗。姑娘说,山里人不会说话,就爱唱歌,我们用歌来说话。湾里萤火飞向东,去给哥哥做灯笼,灯笼少了认不得路,眼泪化作萤火虫。她又唱,高山顶上搭凉棚,找把剪刀学裁缝,情哥拿布我来剪,裁个弯弯姐做鞋。故乡就是这样的山歌,父亲的铜烟锅,母亲的花棉袄,桔园,茶园,金黄的腊肉,还有堂屋板壁上的老相框。

无论岁月过了多久,无论脚步走了多远,总有无法驱散的乡愁,铭刻在心头。当你老了,回到山村住一段时间,山如波涛在脚下起伏,河如丝线织成锦绣。尤其是那个姑娘,笑盈盈站在面前。她对我说就在山村做个好梦吧,有了梦你就会长出翅膀,飞得很远很远。我告诉她很远有多远?其实就在眼前。我是从喧哗与骚动的滚滚红尘中回到故乡来的,在这个遥远的山村,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这里就是梦的起点,也是梦的归宿。姑娘,亲爱的姑娘,你在哪里?


作者:甘茂华

来源:王芳写字间

原文链接:https://www.sohu.com/a/155323214_768694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1日  所属分类:乡镇文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