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漫天:梦里云川

摘 要

云川我没有去过,可它却分明印在我的脑海里。曲曲折折的云川溪,叮叮当当的听泉楼,重重叠叠的马头墙、高高低低的石板路,摇摇欲坠的节妇坊,云川一直萦绕在我的梦里。

timg (5).jpg


云川我没有去过,可它却分明印在我的脑海里。曲曲折折的云川溪,叮叮当当的听泉楼,重重叠叠的马头墙、高高低低的石板路,摇摇欲坠的节妇坊,云川一直萦绕在我的梦里。 


也许就为了一梦的痴情感动,在一个秋风送爽,硕果累累的日子,我们去了熟悉而又陌生的绩溪县云川古村。云川的今名叫磡头,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个“磡”,认识它我是翻了字典的。云川多有诗情画意的名称,但是,徽州的一些地名和土语是有着它与生俱来的含义,比如“磡头磡,上床三档磡”八字民谣,将磡头村跌宕起伏的地形地貌描绘得淋漓尽致。当然这种体会是要亲临去感受的。 


同行的许君告诉我,云川始建于明代洪武二年(1369年),“新安许氏”始祖许儒第二十二世孙许泰来相中了这块“云山拱秀,川水潆洄”的“风水宝地”。便从五里之外的霞水村迁来,开基建祠,繁衍人口。云川四面环山,为一幽谷。长约2里,宽约半里。云川溪由南向北穿村而过。整个村庄被分成两半,村民沿着弯弯曲曲的溪谷两岸依山筑舍,形成一条落差达27余米别有情趣的风情万种水街。 


我们到达是中午时分,车拐过山口,只见平顶山、门前岩、山云尖三座山峰便耸立眼前。山上是云蒸霞蔚,山下道是“稻菽千重”。昔人曾将该村的优美风光归纳为“涧洲八景”,他们的名字很好听,也很雅致。甑峰毓秀、逄石作壶、石室清虚、岩存仙迹、屏开锦帐、峦回天马、洲涌金鱼、玉泉鸣珮。云川村山环水抱,景色*精美绝伦,村中有文笔墩、狮子墩、塔岭墩、八卦墩、东山营墩,五墩散布;村边有寿山屏、陽和屏、平顶山屏三屏鼎立;村外围有饭甑尖、黄茅尖、门前岩、山云尖、台炮尖、磨刀石山,六山环持,势若擎天。 


从村南至村北6座建于明清的古桥似虹,横跨溪上。它们分别是永安桥、聚顺桥、三德桥、杨川桥、艮硚桥、聚秀桥,十四条古巷道狭窄幽深,辗转莫测,最窄处相向行人只能侧身而行。走进村中,但见道道跌水浅瀑,但听哗哗流水鸣唱。位于许氏宗祠旁的听泉楼更是别致显眼。听泉楼建于明代嘉靖三十五年(1556),清咸丰年间(1859年)仲夏,县令王峻题赠的匾额至今依然挂在楼上。村民说楼角悬着四串风铃,随不同风向而发出不同音响,可以听铃声而知天气变化。 


这里的民居有半数以上是明清时期的建筑,14条古巷曲径通幽,有的从民宅档下穿过,别具风味。古巷纵横交错,羊肠百折,曲径通幽。站在村外高处眺望,只见层层叠叠的马头墙错落有致,线条流畅,空间舒展,极赋层次感,且整体和谐,显出建筑风格相当统一。真可谓一步一景,步移景换,目不暇接。仿佛是画里乡村,世外桃园,令人陶醉。日本人说这里是“中国古村落的主体教材”,古建筑专家称之为“徽州古村落的明珠”,一些摄影和书画爱好者到了这里也是不能自拔。 


走进云川你可以阅读它历史上辉煌,昔日的云川,村风淳朴,文风兴盛,人才辈出,有史记载的就达五十余位。如:明代广西都司正断事许时润;广东按擦使许桂;清代誉满京师的名医许在文;民国留学日本明治大学的许怡荪……明代嘉靖皇帝赐建的怀恩堂早已倒塌,只有门前那半月形的砚池长满了浮萍,原来门头上的“恩荣”和“赞理戎政”倒在池旁。昔日水街上三座石雕精美的古牌坊只剩下一些构件堆放在路边,令人景仰又叹息。我总觉得那牌坊里头有许多勾魂的传奇,想从水墨青墙中咀嚼一些关于徽州的文字,试图在长满斑驳墙筋图案中寻找徽州凛冽的沧桑。 


云川的民居斗拱飞檐,窗棂隔扇均雕花,雕刻手法细腻,图案丰富多彩。厅堂摆设条桌、八仙桌,悬挂匾额、对联,鲜明地体现了古徽州的理学传统。室内雕梁画栋,窗棂扇更是精雕细刻,然而,就是这些木雕现在也成文物贩子追逐的目标。我就看到有一户人家将木雕狮子用铁链锁在屋柱上,主人说没办法,下地干活了,常常会有梁上君子光顾的。 


在很多人眼里,云川只是一处山野遗珠,没有袭人眼球的豪宅大院,只有卧在山野里的安静,没有花枝招展的招摇过市,只有那看似破旧,但却诱发心灵回归的原色*。在徽州众多的古村落中,云川村可能是极具特色*,又最寂寞的了。但在这山山水水之间,那剔除不去的徽州物语,依然铿锵着这如画的风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云川正慢慢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散发出迷人的风采。 


梦醒总有时,离开云川,却没有走完云川,仓促之间,也就留下一点无关风景的笔墨。


作者:雨漫天

来源:冠华居经典原创

原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1/19487.html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1日  所属分类:乡镇文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