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文:忆婺源游记

摘 要

春风吹过,油菜花如浪,生机盎然。来这里的游人如织,踩着漂浮的栈道,徜徉在婺源篁岭的花海,我想起“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古诗来,自己 也想变成小孩儿,追着那只黄蝶,入花海中去。

婺源最美的季节是三月油菜花开放的时候,我来到了这里。走上长达200多米的江西第一大悬索桥----卧云悬索桥,婺源梯田的油菜花海便展现在我的眼前了。篁 岭花海好似一条游龙,一眼望不到头。春风拂面,杨柳依依,田梗边,溪流旁,山坡上,满眼的油菜花黄,点缀着白玉兰、红玉兰和洁白的梨花、粉色的桃花, 以及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各色小花,在太阳光和一些植物绿色的映衬下,层层金黄的油菜花梯田与篁岭白墙黛瓦的乡村民居相辉映,构成一幅幅多彩多色唯美的天 然画卷,这是婺源才特有的田园梯田风光啊。


春风吹过,油菜花如浪,生机盎然。来这里的游人如织,踩着漂浮的栈道,徜徉在婺源篁岭的花海,我想起“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古诗来,自己 也想变成小孩儿,追着那只黄蝶,入花海中去。金色的阳光,金色花海,浪起涛落,空气中荡漾着沁人心脾油菜花的馨香,游客们在这里醉花。置身花海,跟随 春天的脚步,心甘情愿来这里感受春天的气息。


记得多年前,我看过故乡川西平原上的油菜花。每到春天,那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随处可见一大片连着一大片的油菜花。那时人们没有对油菜花欣赏的习惯, 只把它当做一般的农作物来看,并不觉得它的美。我曾写过一篇油菜花的散文,说它种在农民田地里,开在田地里。作为一种农作物,油菜花极为普遍,太普遍 了,普遍得不会被人们注意。不会有人来特意看它,永远也不会有姑娘来采摘它,把它戴在头上。油菜花是一个孤独少年的化身,它默默的开遍田间,承载着人 们丰收的希望。


几十年过去了,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已是高楼林立,再也看不到麦苗儿青青,菜花儿黄田畴千里的油菜花景了。人们对油菜花的认识,却随着岁月发生了根本的 改变。如今大片的油菜花不再普遍,人们对它的喜爱热情似乎一年胜过一年,还在不断升温。很多人犹如我一样,甚至不远千里,到青海,到罗平,到懋源,甚 至到更远的地方去寻找油菜花的世界。我见到有美丽的姑娘来采摘一枝油菜花插在发髻上,也有购买一束油菜花编成的花环来戴在头上。油菜花再也不是一个孤 独少年的化身了,如今它已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和关爱。


婺源的油菜花就在眼前了,我虽然没找到平原千里故乡油菜花的感觉,但我也被陶醉了。登上拥挤的观景台,极目远眺,垛田中黄绿交织的色彩是那样的浓烈啊 ,山间梯田错落的油菜花景,真又是一番别有的景致。这是我国农民用巧夺天工的双手,在祖国大地上绣出的美景,是千百年祖国农耕文化的积淀传承,是千百 年来劳动人民用辛勤汗水浇灌而成的,最美的花的世界。


我赞叹着这片神奇的土地和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们,小时候唱过的歌谣回响在我的耳边: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稻海翻金浪,胶林遍山岗;这些稻花 香两岸、稻海翻金浪、胶林遍山岗,我们一代人看惯的平常的风景正在消逝。这时我才明白,是油菜花再现了人们心中平淡的美丽。油菜花开,才让这么多人来 这里追寻,追寻那些失去平淡的美景。微风轻拂,菜花摇曳,蜿蜒曲折的山路在人们的心里延长。我遥望远方,想起了伟人的那句诗:“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 源里可耕田”,真愿人们能把油菜花种在自己心里,代代相传,永远留住它的美丽。


来源:快资讯

原文链接:http://sh.qihoo.com/pc/92ab1c66f271e7610?cota=4&tj_url=so_rec&sign=360_e39369d1&refer_scene=so_1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1日  所属分类:乡镇文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