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春军:盐河罱淤

摘 要

我家的船曾在盐河上罱过两次淤,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俗话说:鱼头有火。罱淤时我们跟在大人的罱子后小泥猴似的找鱼虾,虽然弄得浑身淤泥,冻得青头紫脸,但能从一罱罱淤泥里发现鱼虾、鳖蟹,也就不觉得冷了。



9ce3d80d8a8c7eeb5c498494ca2238ee.jpg


盐河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连接南北的主要水上交通大动脉,北起连云港市区,南达省城南京,沿途贯穿好多个城市,虽历经几个朝代千百年沧桑,但在交通运输、南水北调、军事农业等方面一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也是除大运河以外苏北乃至全国无与伦比的南北走向古老河流之一。虽其开凿年代久远,但从未断行大修,河岸非但没有坍塌还不断受到加固,河道不仅没有淤塞还不断得以拓宽掘深,贯穿市内的大部分河堤都石坡护岸,护石坡上种植了杨柳和花草,河道的运载能力、排汛调水能力也有增无减,这与连云港市人民的精心养护是分不开的。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盐河上运输、捕捞的船只不断增多,灌溉、排汛、调水的需求不断提高,那一段时间盐河的负荷极度超限,承载压力不断增大,河道愈加显得狭窄、浅塞、拥挤,船只堵塞航道、碰撞、搁浅、沉没等事件屡见不鲜,河道淤塞、干涸,河水漫岸等灾祸时有发生。那是个没有扒泥机、清淤器械的年代,要让盐河这条唯一连接南北、承担苏北交通运输的主航道断行整修谈何容易。但在不断航的情况下在河道上清淤、疏浚又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很多传统的方法既麻烦又不太可取。

为此,交通和水利部门想了很多在不断航的情况下疏浚、整修河道的方法。其中最简单便捷的清淤疏浚方法就是“罱”。即用萳子把河底的淤罱上来,罱子是南方水乡一种专门在深水里捞淤清理河道的专用工具,两个像铁锨头似的抓手上安装两根长竹竿做柄子,用的时候只要把两根竹竿往起一并,那两个抓手就像一双手似的合起来,把淤泥夹在里面,一罱子能装一百多斤重的淤泥。 

罱淤要在每年的冬天到初春的个把月里,这时河面结冰,水流平稳,船只稀少。罱淤的木船一艘艘整齐地排列在盐河上,桅杆上高高地飘扬着一面面鲜艳的国旗,船舷两旁站着罱淤的船工,他们一个个叉开双腿,撅着屁股,双手握紧泥罱子的两根长竹竿柄子,弯下腰使劲地把一付付罱子摁到河底的淤泥里,然后用足气力把两根竹竿使劲地一夹顺着船舷连淤带水把装满淤泥的罱子拖上来,然后两手极协调地往开一张,罱子里的淤泥就滑到船舱里了。罱淤进入高潮时船工们就自动地赛起来,一罱罱下去,一坨坨泥上来,船就极有节奏地左右摇摆起来,船工们悠扬的号子也跟摇晃的桅杆传遍盐河两岸,引得岸上积肥的农民齐声和唱。那才叫战天斗地,那才叫改造山河……

被夹起的泥里什么都有,碎石头、破布条、生锈的螺丝、锅、碗、瓢、盆、鱼虾、鳖蟹、菱藕、鹅鸭蛋。罱淤虽说是最脏最累的活,但能顺带上一些鱼虾鳖蟹菱藕来,除了解谗,还可卖些钱贴补家用。捞上来的这些淤泥除了极少数用来加固河堤外,大多被运到农田里当肥料,这种天然的肥料很受农民的欢迎,又能得到生产队里补贴的粗粮,所以船家还是挺乐意接受上级分配的这种任务的。 

我家的船曾在盐河上罱过两次淤,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俗话说:鱼头有火。罱淤时我们跟在大人的萳子后小泥猴似的找鱼虾,虽然弄得浑身淤泥,冻得青头紫脸,但能从一罱罱淤泥里发现鱼虾、鳖蟹,也就不觉得冷了。在大人们休息的时候,我们也会摸过罱子学着大人的样子叉开双腿撅着屁股瞎忙活,或许就是这样的缘故,我们这些船上的大人孩子都一个样——“捺屁股”“罗圈腿”。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盐河上不再有罱淤船的影子了,河道上有了专业的清障打捞、清淤疏浚队伍,取代罱淤船的是装备大抓斗的挖泥船和配备一节节吸管的清淤船,这些铁家伙力气大,进度快,效率高,可以不受环境和气候的影响,不分季节、不分昼夜工作。盐河得到了从未有过的科学养护,河况也得到了空前改善。 

 

(作者为江苏省灌云县杨集中心小学教师)



    A+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27日  所属分类:乡镇文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