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短笛

摘 要

在不绝于耳的鸟鸣声中,捕鱼归来的扁舟,静静地泊在了南岸的树下。暮霭中,农家的屋顶上升起了袅袅炊烟。谁家的母亲,拉长声音,在呼唤晚归的孩子。


1564382803812388.jpg

文/ 刘兰生

 

说桃花湖

 

立春前三天,我去桃花湖畔散步。那时,清清浅浅的湖水里,睡莲已绽出了亭亭的小花苞。

 

立春后第二天再去,睡莲花苞竟全开了。满湖深红的、粉红的、淡紫的、雪白的花儿,像是天女撒落的五彩缤纷的花瓣。

 

一位大爷,一位大妈,各自拎一只编织袋,握一把长铁钳,把粗野之人丢弃于湖岸边的废纸、食品包装袋和矿泉水瓶,轻轻地夹进编织袋里。对那些铁钳够不着的湖内漂浮物,大爷则用一根安装了圆形小渔网的长长的伸缩杆,小心翼翼地捞起来。

 

据说,他们是一对退休夫妇,每天都义务来此巡查,生怕那些丢弃的脏物,会污损了清清的湖水和妩媚的睡莲。

 

我听了,心里好感动,在湖畔踯躅了好久、好久。

 

桃花湖南岸的榕树下,有人在吹笛子,是我熟悉的《姑苏春》。那悠扬悦耳的笛声,宛如柔柔的春风拂过湖面,又似濛濛的春雨飘落沃野,不由让人想起那柳绿桃红、燕舞莺歌、小桥流水。

 

于是,我在湖畔的椅子上坐下来,静静地赏花、听笛,也不时用崇敬的目光瞄一瞄两位捡拾废弃物的老人。我沉醉于一种美好的意境里。

 

我知道,眼下的江南还是早春二月。湖岸边,垂柳未吐芽,桃花未绽苞。然而,我却分明听到了美丽的春姑娘姗姗走过大地的轻盈的脚步声。

 

澜湾

 

自崇山峻岭间蜿蜒而来的章江,流经江山里时,缓缓地拐了一个偌大的弯。湾里水面宽阔,水流舒缓,波澜不惊,故名澜湾。

 

澜湾北岸,是占地二十多万平方米的月牙形湿地公园。园内绿草茵茵,树木森森。斑鸠、鹧鸪、燕隼、八哥、画眉、喜鹊、杜鹃、相思鸟、大山雀、白头翁、啄木鸟,自由自在地在草地上觅食或在树丛间低飞。清清粼粼的江面上,常见鸬鹚、䴙䴘和野鸭在凫水。草地与树林的背后,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赣州市章江新区。

 

澜湾南岸,是沙石镇管辖的乡村。从北岸望过去,满眼绿树,幽静祥和。掩藏在绿树丛中的一幢幢农舍,在丽日蓝天下露出星星点点的屋顶。绿树和村庄的远方,绵延四十多公里的淡蓝色峰山山脉,尽显美丽的轮廓。

 

澜湾,成了“城乡”的结合部,又是融山、水、园、林、路于一体的休闲好去处。这里如画的江山和清新的空气,每天都吸引不少人来此散步、唱歌、跳舞、练琴、垂钓、游泳、放风筝。倘是春夏时节,草地上蓬蓬勃勃生长的艾草,让那些老太少妇们趋之若鹜,争相采摘回家,好做清香诱人的艾米果。而对草地上成片成片冒出来的水灵灵的蘑菇,只因不晓得有毒还是无毒,谁也不敢去贸然采摘。

 

我呢,常在晚霞染红了江水的黄昏,坐在枫杨树下,闲看翱翔的鸟儿捕食鱼虾。那如精灵一般的白鹭,扑扇着翅膀,一会儿从南岸飞到北岸,一会儿又从北岸飞回南岸。当它们来回飞过江面的时候,常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下去,稳稳地抓住了鱼儿。那些美丽的翠鸟,则贴着江面低低地飞翔,一旦发现猎物,它那尖而直的嘴壳便如闪电一般叼住了鱼虾,迅速飞向南岸的林子里。

 

此时的南岸,百鸟正归林。那茂密的林子里究竟栖息了多少鸟儿,没人说得清。每天从黄昏到断黑,我只听得见对岸的林子里一片啁啁啾啾的鸟鸣声。我想,它们是在欢庆快乐觅食、安全归来吧?

 

在不绝于耳的鸟鸣声中,捕鱼归来的扁舟,静静地泊在了南岸的树下。暮霭中,农家的屋顶上升起了袅袅炊烟。谁家的母亲,拉长声音,在呼唤晚归的孩子。

 

此时此刻,我就想起了故乡,想起了母亲……渐渐地,来澜湾北岸享受生态游玩的人们愈来愈多了,与此同时,丢弃于草地和水里的垃圾也愈来愈多了。

 

一个露水莹莹的早晨,我去澜湾寻找朝雾草,蓦然发现在昔日游泳者聚集的江岸边,高高地竖起了几块蓝底白字和黄底黑字的警示牌:

 

“你已进入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保护水资源 改善水环境 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

 

其中一块警示牌上,还细列出了在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内禁止进行的十三项活动。

 

此时,我才恍然大悟:澜湾的下游,不是有赣州市第一、第三自来水厂么?这些警示牌,显然是为着市民们饮用水源的安全和洁净而设立的。

 

那天,我往上游走了几十米,见临江的一排枫杨树下,也竖立着一块白底蓝字的牌子。牌子上,赫然写着十二个大字:保我一江清水,还你一生健康。

 

那一刻,这两行诗一般的文字,如同春天的百花、夏日的清风、秋季的皎月、冬日的暖阳,让我感到无比的温馨、暖心和美好。

 

遗憾的是,一些我行我素的人,并不理会这些警示,依然在澜湾游泳、垂钓、种菜、遛狗、烧烤,随手往江里乱扔废弃物。

 

于是,去年金秋时节,市里有关部门便在水源保护区内,沿着江岸筑起了一道长约一千五百米的钢筋篱笆。在那疏密有致的钢筋篱笆上,又焊上了形态各异的鸟儿们的剪影: 有的振翅高飞,有的静立远望,有的引颈高歌,有的枝头对唱,有的俯冲捕食,仿佛把你带进了神秘的小鸟天堂。

 

美丽洁净的澜湾,宛若一位风姿绰约的客家少女,愈来愈让人怜爱了。

 

漫步琴江畔

 

那天,刚到琴江畔的长胜镇,一场突如其来的急风暴雨便击退了“秋老虎”的反扑,天气骤然变得凉爽起来。于是,素爱亲近山水的我,便带上雨伞, 踽踽独行于江畔阡陌纵横的田野间。

 

雨后的乡野,清新湿润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举目四望,满目都是醉人的绿:绿色的田、绿色的山、绿色的树、绿色的菜,绿色的草……仿佛整个乡野,都被那浓浓的绿色浸染过一般。

 

连片的稻田里,微微泛黄的一季晚稻,已被沉甸甸的谷穗压弯了腰。它们与那些正在咝咝拔节的、墨绿墨绿的二季晚稻,构成一幅幅黄绿相间、浓淡相宜、错落有致的画图。那种鲜艳明丽的色彩,怕是丹青妙手也难调配得出来的。

 

阡陌间,遇见一位熟识的邓姓农民。闲谈中,他喜孜孜地跟我说着今年的收成和家里的生活,黧黑的脸膛上漾满了笑容。

 

前边是块菜地。高高的芋荷长得似一堵绿色的墙。金黄的丝瓜花爬满了整个棚架。一畦淡紫色的空心菜花,像是朝天吹奏的无数唢呐。菜地隔壁,一块芳草萋萋的野地里,有头膘肥体壮的黄牛牯,正在悠闲地啃吃青草。它的不远处,一头母黄牛带着它的犊子,站在那里,惊奇地看着我这个陌生人。当它们确认我并无敌意之后,那娇憨可爱的犊子,便钻到妈妈的肚皮下吮吸乳汁去了。

 

信步踱到琴江边,见一棵百年古樟的虬枝斜插江面,酷似一条腾空入江的蛟龙。一江清水,自东向西温温柔柔、不紧不慢地流淌着,宛如仕女弹奏的琴音,悠扬,舒缓,醉人。

 

江对面,有人撑着一只竹筏在捕鱼。当他把渔网撒入江中,然后又轻轻地拢到竹筏边的时候,动作似乎很慢,很沉。这一网,也不知他捕获了几多鱼儿?

 

离捕鱼人不远的上游,几只翻飞的白鹭,扑打着翅膀,轻轻盈盈、忽高忽低地飞来飞去。其中一只白鹭,像是发现了目标,猛然俯冲下去,擒获了鱼儿,旋即飞到蓊郁的林子里享受美味去了。


    A+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29日  所属分类:乡镇文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