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兰:用执着谱写绿色之歌

摘 要

30 年的风雨兼程,30 年的任劳任怨,30 年的科研探索,她用柔弱的肩膀挑起重担,她用无私无畏的精神为缙云山的环保科研事业奠基。


/ 孙方禾

 

晨鸡不催忙碌人,霞透烟笼缙云新。清晨,当第一缕霞光来到缙云山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在缙云山上采集植物标本;当西方的天空中出现长庚星的时候,也总能看到她扛着标本背篓,走在回家的路上。就这样,不管艳阳普照,清风徐来;不管阴冷潮湿,浓雾笼罩;不管风起云涌,飘雨落雪——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整整 30 年,为缙云山辛劳工作。她就是我们缙云山的生态环保科技人员——杨永兰。


image.png

 

高贵的坚守

 

在我们这个日渐多元化的社会里,坚守和执着或许是一种奢侈,然而,在杨永兰的身上,我读懂了这个词汇。

 

走近杨永兰的时候,她背着一个采集标本的竹筐,缓步走在八角井的步道上。她的微笑亲切而淳朴,眼神柔和而温暖,她的身上洋溢着缙云山人淡然如菊,淳朴善良的气息。

 

或许,正是这样一份淡然和淳朴,决定了她高贵的坚守。30 年前,杨永兰青春如歌的年龄,她来到了缙云山上,开始了环保科技工作的生涯。整整30 年过去了,与她一起来的环保科研人员很多离开了这个岗位,30 个春秋,新的科研人员来了,走了,来来去去,不知杨永兰经历了多少个伙伴的高升,也不知多少人来了又走,而她整整坚守了 30 年。杨永兰也有机会调往厅级部门,但是她留了下来,她把最美好的岁月、最青春的年华、最朴实的情怀留给了这座大山。30 年的环保工作,已经成为她 30 年坚守和执着的事业,更彰显的是一份高贵的职业尊严。这份职业尊严跟教育程度、社会地位没有必然联系;这份尊严无关贫穷还是富有;这份职业尊严不苟且、不应付、不模糊,赢得生命的厚重与光彩 !

 

辛劳的工作

 

环保工作的脏、累、苦或许是旁人无法体会的。杨永兰一个柔弱的女子,扛着采集标本的背篓,拿着锄头,踏遍了缙云九峰,渴了喝泉水,饿了啃馒头,默默行走在缙云山的每一个角落……在山间采集标本不免遇到毒蛇,杨老师从最初的惊恐害怕,到后来的胆识过人,镇定自若,我们无从知道这中间经历了多少次的遇见和惊慌,多少次的躲避与退让,又有多少次的坚强与勇敢。功夫不负有心人,缙云山标本馆成功建立,杨永兰独立制作完成植物标本上千份。

 

杨永兰儿子的出生为家庭带来了欢乐与祥和,但是缙云山标本馆的成立正处于关键时期,杨永兰每次去工作的时候,总是偷偷离开。因为孩子会拽着母亲,哭闹着不让母亲离开。杨永兰只有狠下心来,把孩子交给婆婆,在孩子的哭喊声中,忍泪转身离开。或许在孩子那时的心里,会认为妈妈怎么会如此狠心!岂不知,杨永兰是多么舍不得孩子,她怕——如果不是迅速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会留下来陪着孩子。

 

1989 年,几十年不遇的大风席卷了缙云山,缙云山的“大熊猫”——珙桐,还有缙云四照花、缙云槭等珍稀植物未能幸免,这些植物遭受了致命性的打击。杨永兰痛心疾首之余,毅然开始缙云山珍稀植物的挽救繁殖实验。缙云四照花是缙云山的模式植物,其他地方没有种子,当时缙云四照花仅在大风中幸存几株,开花结果的只有一株,而且结出的果子已经被鸟儿吃掉,缙云四照花的物种恢复性繁殖艰难异常。杨永兰没有气馁,默默背起她的背篓,开始漫山遍野追寻缙云四照花的种子,那像绿豆大小的缙云四照花的种子。茫茫大山里,在鸟儿还没吃掉的残余果皮里,杨永兰找到缙云四照花种子 36 颗,并成功培育出幼苗 16 株。她坚毅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那泪花里是激动,缙云四照花终于成功挽救;那泪花里是感恩,感恩大自然给予缙云四照花顽强的生命力;那泪花里是坚毅,永不放弃、在不可能里寻找可能性。

 

每年 78 月份,重庆酷暑难当,杨永兰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晚上又要写书。窗外月朗星稀,树影婆娑,办公室里的灯光亮了整个晚上。早晨,缙云山在小鸟的音乐声中醒来,杨永兰在办公桌前抬起了头,揉了揉她那被手臂压得通红的脸颊,不知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杨永兰的眼睛布满血丝,但她的眼神依旧温和而安详,坚毅而勇敢。或许这份不知疲倦是源于对缙云山生态环保工作的热爱,或许这份热爱是源于对缙云山生态环保工作的责任,或许这份责任是源于对这座大山无声而深沉的爱。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份爱和责任里开出了缙云山上最美丽的花——《缙云山植物名录》《缙云山植物志》等一系列缙云山生态环境保护的奠基性专著成功问世。


timg (4).jpg

 

温暖的港湾

 

时光如梭,杨永兰退休了。退休人员或许是在家里含饴弄孙,或许约起三五好友打打小麻将,或许与老伴一起潇洒游世界。然而,杨永兰积极投身于缙云山的自然环境教育工作,在她热爱的环保事业上继续发挥光和热。生态小径上,她手指的方向勇敢而坚毅,那是她在给孩子们讲解缙云山的植物知识;珍稀植物园内,她的眼神庄重而自豪,那是她教孩子们认识缙云山的宝贵珍稀植物;海螺洞前,她慈爱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那是她带着孩子们在做自然体验活动。

 

时光流逝了杨永兰健康的体魄,她的膝关节出现了问题。但是跟她在一起,她总是谈笑风生,谆谆教诲,我们不知道她的关节严重干扰了她热爱的环境教育工作。那是一个雨天,缙云山笼罩在雨水和泥泞中,环境教育活动如期开展,孩子们在细雨中学习缙云山的生物多样性,感受缙云山的别样味道,在缙云山的细雨中兴奋异常。她一个趔趄倒了下去,原来,阴雨天杨永兰的膝关节疼痛异常。

 

我曾经傻傻地问:“杨老师,您可以安享清闲,何苦那么累呢?”杨永兰笑了:“一花一世界,缙云山上的一草一木就是我最好的休闲。”在她的笑容里我读懂了那份对环保工作的热爱和不舍,读懂了她从事了一辈子的环保事业是她永远的温暖港湾,读懂了她在环保事业里青春焕发,砥砺前行。不知是她的淳朴和善良让人心疼,还是她淡然如菊的气质让人心生敬佩,总觉得她就是我们缙云山上的行道树。正如台湾著名作家张晓风所说:“神圣的事业总是痛苦的,但是,也唯有这种痛苦能把深沉给予我们”。杨永兰的深沉如涓涓溪流,默然无声,滋润着缙云山,散发着她特有的正能量,感染着我们每一个走近她的人。

 

杨永兰是幸福的,因为缙云山给予了她一个简单而幸福的家;杨永兰是美丽的,因为缙云山给予了她淡然如菊的温婉气质;杨永兰也是辛苦的,因为她为缙云山付出了艰辛和努力,但是,她在缙云山上留下的足迹,她在缙云山上洒下的汗水,与松树常青,与缙云山同在。


    A+
发布日期:2019年06月21日  所属分类:乡镇名人
标签: